发财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洪博学)

  • 作者:
  • 2020-01-28
  • 802人已阅读
发财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洪博学)
洪博学

自然主义作家梭罗说,「多数人的生活其实都是安静的绝望者,只是我们仍然努力的否认这一切」,或许因为如此,很多人寄望发财,改变这种绝望。回顾我这一生,就算满腹经论、心灵富裕,但是生活坎坷、贫困常随,最后终于体会一件事,「发财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最近卖菜市长好发大骂,小人得志溢于言表,一句「台湾鬼混了20年」把马扁蔡三人执政,通通骂进去,「中X造神台」正努力为卖菜郎独尊开路,看来众「韩粉」们应该多多捐钱,努力把卖菜郎推向总统大位,否则台湾经济不振,还得混下去。

但是此话一出,「财讯」老谢立刻发文打脸说「台湾没有鬼混20年,而是辛苦调整20年」,并举出电子业为例,台湾地理上邻近中国,又被老共贴上「非国家」标籤,因此经济遭受中国綑绑已久,受累严重。今天政府喊出南向政策,降低对中国依赖绝对不只是喊口号,而是生死关头,调整经贸策略,尤其美中贸易战争开打,台湾也同样受创,经济部已经调降今年经济成长率,可以证明全球经济被贸易战拖累,所以IMF喊出「天要黑了」。只是台湾许多理盲无知的人,还看好中国经济,沉迷在中台合作,经贸产业互补大梦,却不知道中台之间的经贸厮杀,是比美中贸易战争更加严肃血腥的场域。老谢说,「台湾并没有鬼混,而是辛苦调整」,我要说,「台湾经济处于被中国追杀20年,死在沙场者死了,还活着的厂商,正努力挣扎」。

台湾经济被中国綑绑始于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台湾低阶劳力密集产业开始西进,一直到现在,腾笼换鸟,电子、半导体以及高科技新创产业也纷纷进入中国,使中国製造业能力大大提升。这一算,刚好30年。当时中国人平均所得才1200美金,30年后达到8500美金,台商或外商对中国的经济奉献可见一般。但是2000年后,中台两国的经贸互补状态,已经全然改变。

以钢铁为例,2005年之前,中国还必须向台湾进口钢材,但是2005年后局面完全翻转,中国宝钢、首钢这种大钢厂一夕崛起,开始大量生产,现在年产量早已突破6亿吨,并且向全世界倾销,甚至不甩世贸组织多次警告「产能过剩」。首先被打垮的就是美国洛矶山脉一代的所谓「蓝带钢铁业」,工人失业攀上200万人大关,台湾的钢铁业也开始历经10年的惨淡,小型钢厂纷纷倒闭(详见郭炎土:台湾钢铁业现况)。

中国的国家企业可以赚外汇不择手段,政府还可以用补贴政策低价倾销,美国、日本、欧盟各国全面受害,台湾只是其中之一,打倒西方国家竞争者,才是中国「野狼国企」经营法则。除了钢铁倾销,太阳能板也是一样,中国一旦学会技术,紧接着就是低价出口、国家补贴,把国际竞争者全面击倒,然后独霸一方,开始涨价,台湾太阳能大厂茂迪今日处境就是一个典型样板。

一半台商在中国并无盈余

根据「财讯」报导,中国三安光电MOVCD机台出口报价,每台300万美金,国家补贴300万美金,几乎是免成本,你民营企业如何和他竞争?所以从太阳能、LED省电灯、各种尺寸面板,甚至电动汽车,中国採取出口创汇重点补贴政策,虽然有少部分台商也曾经受惠,但是相较全球许多企业被中国打趴在地,两者损益很难衡量,而这就是台湾电子产业一直处在被老共追杀的经营现况。还好老美已经无法忍受,先起身对抗中国的不公平贸易手段,先从打击钢铝倾销开始,逐渐扩大到其他产业,这时候也是让台湾产业稍微喘息,思考未来出路的时间。

根据统计,台商企业在中国经营状况日渐困难,超过一半台商无法盈余,台湾政府是否也应该趁着这个机会积极协助台商转型,并且把已经被绑架30年的台商肉票救出虎口,或者还是选择跟着中国一起葬身,这个攸关企业的生死选择,绝对不是卖菜郎一句「鬼混」就可以处理的课题。

卖菜市长以薪资停滞要证明政府不作为,刚好和自由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背离。以媒体从业者薪资来说,最好的薪资是在1990年以后5年,报禁解除,加上经济发展快速,所谓台湾钱淹脚目时代,许多财团投资新媒体,因此到处挖脚,媒体从业者也薪资涨高,这是经济学供需理论。但是短短5年,新媒体纷纷关门,薪资再度落地,这完全和官僚作为无关,台湾劳工薪资的多寡,完全和社会所需求有关。

服务业从业者劳力太多,当然比科技劳工薪资较低,比较专业的木匠和水泥工,虽属劳动阶级,但是薪资又比一般服务业高,这也是需求问题,但是建筑业突然萧条也会影响人力需求,除非台湾也学老共,全面控制市场或人力标準,否则要打破经济学原理让社会一夕发财,基本上是噩梦一场。

我一辈子无法发财,但是对发财之道却也听了不少。一位老人家对我说,发财其实很简单,你只要跟着有钱人走,就算捡拾他掉到地上的小钱也可以发财,同样的,想变穷也很简单,多多结交几个穷朋友,三番两头,你的钱就被借光了,不穷也难。这是一个笑话,却很真实惨酷,台湾人想发财,绝对是跟着北欧或美国、日本、中东产油国有钱人,而不是跟着中国人吧,那幺打造高雄,为一个接纳多种语言和餐饮习惯的国际城市,也更迫不及待。

高雄旅行业被打趴,老共也必须负很大责任,2008年以后中国旅客大量来台,红色资金也趁机混入台湾,吃下很多经营不佳旅馆饭店开始搞起「旅行一条龙」策略,市场上一堆饭店更新装潢,从外表就可以看出中资底蕴,没想到换人执政后,老共也用中国客紧缩制裁台湾,许多中资饭店也跟着倒楣。说实在,最喜欢「人进来」消费的,肯定是这些中资饭店了,至于「货出去」,台湾一直没停过,即便换党执政,老共照样进口台湾水果和其他产品,属于世贸组织游戏规则,这和有无「92假共识」一点关係也没有。

中国民间已经感受美中贸易战争带来冲击,根据统计,今年过年,中国春运人流明显降低、消费降低、出外旅行减少,这些都是正在发生的事实。真心劝告卖菜市长,不要沉迷老共会派中国客搬钱到台湾让你发财的梦想,现在是他穷我富,老共引诱你到中国投资已经来不及,还会送中国客过来,未免想太多了,小心不要把自己搞成乞丐才更重要。

开放爱河畔摆地摊,解人民三餐困境,出发点还算良善,把市长公馆让出来做公益事业,也算心胸大度,但是花40万搭飞机理解高雄空污情况就可以免了。回到电脑桌前,打开电脑,就可以知道每日空汙指数,市政繁琐、前朝债台高筑,节省公帑也是施政之一,能否大家发财,还要靠命运,更要靠被老共绑架台湾商人回到家乡,流浪世界的数兆台币回台湾、建设台湾、投资台湾,这件事并非市长一人努力就可以完成,但是守住台湾这座南方城市,免于红色中国入侵,恐怕也是施政之一吧!我怀疑:卖菜市长,你做得到吗?

卖菜市长既然说过,「两岸政策是中央权限」,那幺请你专心市政、少说废话,才是高雄市民之福,就算是国家产业和经济政策,也有很多专业人才治理或制定,也不是一市之长可以左右,不要落入敌人阴谋,印证苏院长所说的警语:「若只是贪心要赚中国利息,最后却丢了本金」。()民报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