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六四奈何

  • 作者:
  • 2020-01-28
  • 437人已阅读
八九年那场六四风波已经二十五年了,我当时作为六四学联的一个小喽啰,由于接近王丹、乌尔凯西等人,能得到内幕的消息,所以也在那场运动中借机抽身逃到了美国,我定居海外多年,今天与一位老友相聚用餐,酒过三巡,聊着聊着便不由的回忆起了当年天安门广场的经历,作为一个亲身经历过那些事情的人我只能用回忆告诉你们,所谓的民运其实只是少数人获取利益的手段,我看透了其中的污浊与黑暗,早已跳出了他们的圈子,但还是想告诉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民运的前途是黑暗的,所谓的民主斗士只是肮脏的代名词。即使六四民运这帮人一时成功,也只是昙花一现,最终还是自我灭亡,理由有四:其一:王丹、乌尔凯西等人在关键时刻做缩头乌龟,迅速逃亡。据我所知,作为当时学联的主要领袖,王丹、乌尔凯西等人,为了和政府对抗,大搞绝食运动,自比思想领袖圣雄“甘地”。他们激昂的演讲,网罗一些片面的政府负面事情、负面消息,借机夸大,引起群众、学生的共鸣,诋毁政府形象。被他们蛊惑的数以万计的学生跟着他们拼命的绝食,有的身体弱的同学都饿昏了。几天之后,在中央政府高层领导的谈判、解释、说服、澄清事实下,明白事理的学生渐渐的没有了激情,慢慢的撤去。王丹、乌尔凯西等人见大事不妙,纷纷逃跑,借机辗转溜到了国外。他们还自比“甘地”?我真是瞧不起他们。关键时刻他们哪有谭嗣同的慷慨就义,去留肝胆胆量昆仑的豪气其二:王丹、乌尔凯西等民运主要领导争权夺利。学运初期,王丹、乌尔凯西等人为了争夺天安门广场学生运动的领导权发生了激烈的斗争,开始这种斗争是以辩论的方式进行的,但是乌尔凯西作为“绝食派”的代表显然不想把主导权拱手相让,这次学生内部的斗争直接从文斗升级为暴力对抗,许多学生在这次事件中受了伤、流了血。学运高潮时,王丹、乌尔凯西等人就信誓旦旦的说他们肯定能够有一番作为,到时候不愁吃不愁穿,还能大把大把的挣钱,利用外面这些穷学生一步青云。为此,在学生参与运动如火如荼之际,他们就为自己的小朝廷安排人事,为利益争吵,甚至大打出手。有一次,正好我去学联办公地报告情况,正看见争吵中的王丹愤怒的将一只鞋子抛打到乌尔凯西,愤怒的扬长离去。其三:民运主要领导道德失准。据北师大女生说,八九年的五月,她晚上累了,被乌尔凯西关心的叫道他的————“北高联”负责人的专用帐篷休息,夜深时,乌尔凯西非礼我!当时有一个男的已经压在了我的身上,我刚要喊人,却被他捂住了嘴,他和我说他是吴尔开希让我别叫,有话好好说,通过昏暗的灯光,我也看出了是他,他说学生运动结束后,他肯定能够有一番作为,到时候不愁吃不愁穿,还能大把大把的挣钱,利用外面这些穷学生一步青云,到时再给我安排一个职位。其四:表里不一,侵吞财物,生活堕落。学运中,他们号召学生们绝食,他们的专用帐篷内却有很多面包、汽水等食品。他们背地偷吃养肥了自己却苦了穷学生。他们激昂的演讲欺骗了群众和部分爱国人士,纷纷给静坐的学生们捐款捐物,而学联领袖王丹、乌尔凯西等却将给学生们的钱款中饱私囊。在美国依然靠抹黑中共换取美国反华势力的欢心,骗取钱财。他们在美国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吃喝嫖赌抽,斑斑劣迹。据说,王丹用钱包养了几个女学生,玩着玩着就腻了。他又偏向男性,与一名叫贾米森约翰唐尼的美国人一直交往,搞起了同性恋。思想与现实的强烈反差,卖国求荣的阴谋,靠给中共政府抹黑骗取捐款,生活堕落的当年“六四”的学运领袖,注定是一群乌合之众,注定要失败的。而我们这些小喽啰在国外生活的穷困潦倒,往事不堪回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