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区老二观点》打脸高级外省人口中的「皇民论」

  • 作者:
  • 2019-08-31
  • 853人已阅读
西区老二观点》打脸高级外省人口中的「皇民论」

日前平面媒体报导:「政大台文所教授陈芳明稍早在脸书PO文表示,国民党沦在野党后,选择与北京政权紧紧拥抱在一起。对此,自由作家洛杉基怒批,国民党承认九二共识、反对台独,就是拥抱北京政权,那民进党不承认九二共识、支持台独,难道就不是拥抱东京政权?」

喔喔,洛衫基先生,这什幺北七逻辑?

东京表示,九二共识,关我屁事!

俗语说得好:北七不是一天造成的。一个神逻辑的产生,背后必定有个不可告人的因素。会下意识拉不相干的东京来救援,来自于一种二分法的反射弧,不必经过大脑的,这种论调比口音还好辨认,那就是「不想当中国人,就是想当日本人」的「皇民论」。

学者陈翠莲在2002年发表的研究〈去殖民与再殖民的对抗:以一九四六年“台人奴化”论战爲焦点〉一文中就曾感歎道:「这样的指控对老一辈台湾人而言并不陌生。二次大战后复归中国统治的台湾人就被长官公署以降的政府官员、半山与外省人士贴上『奴化』的标籤。」「战后已逾半个世纪的今天,经历日本统治经验、受过日本教育的老一辈台湾人仍被嘲讽为『老皇民』,一如陈仪政府鄙夷台人『奴化』一般,历史时空竟然恍如停留在原处。」

这还不只,15年来这个深植在那些自称「高级外省人」脑袋的病毒不但没被治好,还变种得更厉害;对于现在几乎都是受国民党教育的民进党人,早已远离日本统治及教育经验的七、八年级青年世代,只要自己渐渐被时代淘汰的焦虑一发作,他们依然动辄口吐「皇民论」白沫。

「皇民﹝奴化﹞论」的反作用比「伤人七分,损己三分」的七伤拳还大。迫使台湾人在1947年228事件时以「日语」区分「他╱我」的,就是1944年都还没接管台湾就以「国语」区分「主╱奴」的「奴化论」。藉由大肆宣传「台人奴化」,国民党政府将语言问题上纲为政治权利的剥夺和族群文化的歧视,国语说不好=不配当公民,读过日本书=具有皇民思想遗毒,这种诡异标準当然无法使台湾人信服,请问蒋介石的「国语」是有多标準?这位黄埔军校校长明明就考不上却谎称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又是多「奴」呢?

但逻辑很好的祖先早就替我们反驳过了,王白渊在《政经报》上的社论说:「中国受满清奴化三百年之久,现在女人还穿着旗袍,何以满清倒台后,汉人能可当权呢?」谢南光也指出,当时台湾学童就学率已高达97%,中国哪个省份有比台湾更好的实行宪政环境呢?当年的《民报》也质疑,台湾除日语之外,99%民众能说汉语方言,而内地各省人民不会国语者不在少数,中华民国的主要组成份子多是使用方言的老百姓,非会说漂亮国语的大人物等等;更对于所谓文化精神上的「奴化论」反唇相讥:「是不是以为本省人缺些专攻政治学,或因未曾获得政治学博士之头衔,即以为缺乏政治人材?或者因本省人士未学糊涂敷衍之术,并不惯于封建时代的恶作风,不懂排架子。或以为本省人大都是器小性急,尤其揩油、说谎、偷懒的手段,都学不上手。」

在一方面主张日本皇民政策失败,一方面以蒋渭水、罗福星、莫那鲁道等抗日事蹟鼓吹台人祖国意识强烈、抗拒同化的运动不断,却又一直幻想台人都被奴化的各种矛盾下,显示「皇民﹝奴化﹞论」不过是对于其统治正当性及能力不足,文化自信低落的认知失调,在政风军纪败坏、法治观念落伍、卫生防疫一洩千里、经济生产一筹莫展,无力改进也无意反省的情况下,用来逃避批评、心虚的遮羞布。

继续讲你们的「皇民﹝奴化﹞论」吧,每讲一次,我们就会想起这段历史,然后更唾弃你们,更团结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