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漠也是帮兇」 我是霸凌旁观者

  • 作者:
  • 2019-07-29
  • 397人已阅读

「冷漠也是帮兇」 我是霸凌旁观者
霸凌事件中的旁观者,无形中也成为霸凌帮兇。图非当事人。图/报系资料照

我是莉莉(化名),这是我的霸凌故事。

我还记得我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班上有一个黑黑胖胖的女生,她叫做小圈(化名),说话很小声,总是穿着一件红色外套留着短头髮,我跟她一路从小学三年级同班到国中,总共7年,但我却一点都不了解她,也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话。

我还记得我国中的时候 ,我每年的圣诞节都会写给班上同学每一位卡片,其中也包括了她,但内容就是简单的祝她圣诞快乐那样,但我记得隔年我收到了她的圣诞卡片,我后来才知道,她其实只送给我一个人,跟当时流行的可爱圣诞卡比起来,那是一张相对旧、不漂亮的一张卡片,我没有想太多就把它收进了箱子里 。

国三的某一天,有一天放学后,我留在教室写作业,我突然听到走廊上传来一阵骚动,抬头看到小圈和班上男同学在走廊上追逐,小圈的嘴巴上还叫骂了些什幺,其实我不太清楚他们是在欺负小圈还是只是双方在打闹而已,她没有跟我求救,我也没有插手。

后来我看见那群男生嘻嘻笑笑地走进教室,说小圈真好笑,被他们关在厕所里还踩到大便之类的,我有点错愕说:欸,你们不要欺负她啦!但男生告诉我是小圈先惹他们的,我没有继续说什幺,就只是收拾书包赶着去上补习班,也没有去确认小圈到底有没有事。

隔天小圈依然独自一个人,偶尔跟男生们对骂,日子跟往常一样,好像什幺都没有改变,然后也就这样毕业了。

毕业之后,我们办过几次同学会,但她没有参加过,也应该说我们没有人可以联繫的上她。长大之后,我偶尔会想起她,在这反覆回想的过程中,我才发现自己一直在忽略小圈的讯息,她在圣诞卡片上写了很多字给我,我明明知道她其实是想跟我做朋友的,但我却假装什幺也不知道,我明明知道她可能还被关在厕所里,可能很害怕,我也只能告诉自己她没事的吧!

我以为我没有伤害她,但我的冷漠可能也是霸凌的一种。

(故事来源:儿童福利联盟与可口可乐基金会《我有我的霸免权》)


7成5民众曾碰过霸凌 仅有1成挺身

儿福联盟去年调查,有高达7成5民众曾接触过霸凌事件,角色可能是被霸凌者、局外人,但仅有不到1成是挺身者;遭受霸凌者,7成5会回想到过去霸凌的状况。

进一步了解孩子的经验,调查发现霸凌依旧以关係排挤、嘲弄、恶作剧为大宗,但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其他霸凌型态,网路霸凌明显增加。当自家孩子遭受霸凌,有3成家长认为学校没有处理,甚至有1成6家长认为处理无效、甚至变得更严重。

听更多霸凌故事可上活动网站,当自己或周遭朋友、家人遇到霸凌时,也可到网站内「面对霸凌 我该怎幺做」寻求协助。

每个人及时挺身而出,就可能减少霸凌造成的永久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