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政策再起风波共和党恐反受其害

  • 作者:
  • 2020-02-18
  • 257人已阅读

当美国还在为奥巴马所提出的枪支管制政策喋喋不休时候,他所推行的另一项移民政策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当地时间1月19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宣布,它将听审奥巴马移民政策改革行政令是否违法宪法的案件。这此判决的意义事关重大,尤其会影响2016年的美国大选。

最高法院的这个决定意味着司法部获得了翻盘的最后机会。如果最高法院推翻联邦第五巡回上诉法庭的裁决,奥巴马“特赦”数百万非法移民的政策就有可能在他离开白宫之前得以实施。

亚太裔正义促进中心和其它团体也发表声明,欢迎最高法院这项决定,敦促大法官们做出“正确的决定”。白宫官员也对这一公告表示了欢迎,称他们相信他们将会获胜。白宫发言人厄尼斯特19日表示,奥巴马是在总统职权范围内推行的移民政策,“我们对在法庭上取得胜利有很大的信心,这一政策对整个国家的安全都有着实际而积极的影响”,他说。

2014年1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Hussein Obama)在共和党控制的国会没有通过对移民政策做出的修改之后签署了这一行政令推进移民改革,预计近500万长期滞留在美的非法移民将免于被遣返,并允许他们在美国合法工作。该计划触发强烈反弹,包括德克萨斯州在内的26个州指责奥巴马绕过国会大赦非法移民,向德州地方法院起诉政府,要求暂停实施新政,该诉求得到法官的支持。联邦第五巡回上诉法院去年11月裁定维持下级法院的判决,此后移民改革继续搁浅。最高法院将于今年4月就该案进行辩论,6月底之前做出裁决,其判决结果将影响到全美近500万非法移民的“去留”问题。

虽然国会共和党人长期指责奥巴马大赦非法移民之举属于“滥权”,但奥巴马本人对他所推行的移民政策还是保持着信心,并在不久前的国情咨文中再次表示“继续推进移民改革”。而这一事件之所以受到关注,还在于当下所处的特殊时期。一方面,今年是奥巴马任期的最后一年,移民政策一直是他当政期间涉及面较大的行政令之一,这一政策能否保留事关奥巴马的政治遗产和政绩评价。而重要的是,它关系到2016年的美国大选。如果裁决结果有利于新政实施,移民改革将成为奥巴马总统任期内又一大政绩,有利于提升民主党竞选人对拉美裔和亚太裔选民的吸引力,很可能对今年11月总统大选结果造成影响。

其实,移民问题一直都是美国选举的关注点,尤其是在今年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Donald John Trump)发表了多次排斥移民的极端言论后,引起了极大的争议。他表示“如果当选,将遣返目前居留在美国的1170万非法移民,并在美墨边境筑起一道墙,让墨西哥政府为此买单”,虽然特朗普依靠这这类偏激的言论吸收到了一些选票和极高的人气,但却在无形间将共和党推向了某种危险的极致。虽然共和党一直被认为在移民政策上相对保守,但实际远没有如此极端。其中,杰布·布什(Jeb Bush)就曾对特朗普进行过反击,并且发表过同情非法移民的言论。他表示,墨西哥裔非法移民希望为自己的后代提供更好的生活;尽管这一行为违反了法律,但却是一种出于“爱心的行动”(Actoflove)。

但是这样的言论似乎被淹没在众声喧哗间,民众把大部分注意力放在了特朗普身上,如今移民政策的重审,让美国的移民们又多了一份忧虑。在过去的美国六场总统大选中,共和党已经失败了四场;另有一场大选尽管普选落败,却在选举人团中胜出。即使成绩最好的2004年也只是以50.7%的得票率险胜。而共和党多次输掉选举,很大程度上就在于移民选票的流失。而美国又是一个由移民立国的国家,移民作为一个复杂的群体包罗万象。当特朗普对墨西哥裔说出这样的言论之后,愤怒的很可能不只是墨西哥人,还包括其他族裔的人群,因为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是被当作移民这个整体而存在的。

而现在共和党在移民当中的形象正在被一步步“妖魔化”,这当中有特朗普这个特殊的因素,但共和党自身更应该为此买单。一位共和党战略家哀叹道:“如果选民认为你从一开始就不想让他们留在这个国家,那幺你也别指望他们给你投票”。至少目前共和党所传递给移民的态度是极端强硬的,或许这可以在党内竞选阶段讨好一部分选民,这也是特朗普的民调一直遥遥领先的原因。但是他的支持者当中多为低收入、低教育水平者,并且他们与其他共和党选民相区别的是他们的经济脆弱性和强烈的经济民族主义。特朗普63%的支持者都希望不给非法移民在美出生子女与生俱来的公民权,比例比全部共和党选民要高10几个百分点。而现在共和党的政策也许有些本末倒置,为了讨好这些选民,却忽视了更主流的意见,把移民问题推向极致。

从表面看,这此移民政策的重审似乎是对奥巴马政绩的一次考验,毕竟现在谁也无法确认移民政策是否能够保留。但这并不意味着共和党可以沾沾自喜,反而他们应该反思自身现有的状况,是否为即将到来的选举增添了一份沉重的砝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