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谈与建言B

  • 作者:
  • 2020-02-14
  • 923人已阅读
基于
这个帖子不跟就不厚道了........ 但是基于中华的政治相关的研讨深度并基于章法而论还远远没有到达可以深入骨髓的程度;时下里只能是游走于皮毛之间.这是因为当今的中华“官气”忒重,逆反心理也重...所以谈深了或者是谈得非常的具体,那无论是好是坏的建言都只会起到一种坏的效果.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深谈的后果必将涉及到未来政治与未来国家的核心机密,对于君子而言谈了就是在道义上犯了叛国之罪吧。

呵呵 总而言之只能是泛泛而谈游击于外 ......

应该说现在的政治运行的态势非常的不错,已经到了可以赤裸裸的谈政治的时候了。那麽,我就赤裸裸的说龙年伊始以来我最为钦佩的就是周永康君,诚可谓有胆有识之翘楚矣。为什幺这样说呢?因为今天的政治永远都是为明天的政治铺路与奠基,那麽今天的政治有着两大要义:一为制衡。二为在制衡的过程之中为明天的新政来打破坚冰。制衡之道的第一要义就是需要有胆之人出来堵枪眼。堵了枪眼才有可能把闪击变成了时下里的合理的发酵的持久....在持久之中才可能打破坚冰,正是在持久的发酵过程之中各种的政治力量才可以充分的表演;从而使得我党我军与我们的国民真正的看到什幺是好什幺是坏。同样,持续的发酵过程也是种空前的整合的过程....这也可以从“艰难识世情”的层面看到中华国民的优质水平也完全可以超越欧美包括了日本。这一整合的过程也是为明天可以真正的实施“全民政治”铺平了道路.

这里需要特别的补充一点的是无论今天各个方面的政治力量厮打得如何的惨烈,以及怀有什幺样的目的,那大团结(不是金钱...)的政治格局还是要的,四合一还是要的。“夫子之道,忠恕而已”....其在未来之取舍恐怕只要能分清君子与小人足矣.对于小人者那就只有一途:强力的铲除决不手软,是谓“以菩萨心肠行霹雳手段”吧.对于君子而言则不必考虑其目的,重在于对于时空相关的整个的过程的方面的思量。

明天的政治之考量从高端来考量的话在于从根本上提升中共与中华的执政的质量,提升执政的水平以及执政的能力..最为根本的就在于根本的解决问题:根本上解决新疆的问题,根本上解决西藏的问题,根本上解决“南海”的问题,根本上解决经济的跃升问题.......以及从根本上整合民心民意的问题。这才是提升党的政治威信的根本出路__实现一种全方位的根本性的跃升与发展;否则真的就可能衍成一种“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的尴尬局面。

因此我说基于仁义礼智信之信的模式都只是执政与换届的中端的玩法,那麽高端的只能用“惊喜”来称之.....他应该比君子或者说是“过执”的君子想要的要好得多。另外,至少现在可以说的是凝聚力与动力性已经被推进到一个重中之重的层面之上,这正是积淀之人的真正的天然优势得以发挥之所在;因为积淀之人最为擅长的就是“放下”。可以气定神贤的放下官气,放下怨气,放下门派之争...;可以唯实与唯识。积淀之人的另一个强大的优势就是基于少小既有的阅历相关顿悟能力;没有阅历何来顿悟?(这里需要特别的加一句:顿悟既与阅历有关也更与师傅有关....很多的积淀之人的父辈都是名副其实的政治高手‘军事高手以及财经高手。)而放下怨气我们才能够把“政敌的政治”以及历史的政治化解为“兄弟的政治”。放下了官气我们才能够实施最大层面的整合,才能够对“权为民所赋”之民实行最大的敬畏,才能够最大程度的调动一切的积极因素把凝聚力相关的动力性发挥到极致..。当然还有很多的基于“中华古代文明”的种种的思维..

到了这里我们才能够切入驿马兄弟的博文之主题.... 中华政治最为高端的玩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可能就是“君臣佐使”原则.这一原则其实是在实施一种无名无相的政治,也就是完全的放下了官气的政治;他是一种对于独裁政治的反政治的原则.应该说是一种蕴含着最高政治智慧的“团队精神”;他完全可以超越诸如张良之思与素书之政...的政治理念;更可以超越西方的1+1=2或者是1-1=0的算术级别的政治理念.

我们说基于当今政治的官字当头就要生出种种的怕字当头来,种种的过执以及种种的斗法则应运而生。岂不知政治不是个静止的东西,他是个具有衍化能力的活生生的东西...焉知明天政治的游戏规则就注定不会产生些许的变化呢?所以时下里首先应该把薄熙来藤志作为一个资源来看待,把这个资源放在哪里最合适呢?就要把他的阅历积淀人脉资源以及性格与执政特点等等做一个全面的估量,接着就是考量把这个资源放在哪个空间里面才能够使得其所蕴含的综合优势得以最大程度的发挥.当然还要考虑基于章法的起承转合....所以我用发配两个字就是基于敬畏的一种表达。

中华古代文明